红木收藏咨询电话

400 880 6000

当前位置:首页 > 红木资讯 > 红木资讯 > 正文

“迷”人眼的混乱红木材质

2016-10-25

腾讯家居

浏览量:328

      红木市场到底水有多深?用本地一位行家的话来说,即便你长着一双慧眼,也未必看得透。

      随你填的产品“身份证”

      最近,家住澳洲花园小区的曲先生把3万多元买来的“红木”家具丢在一边,天天抱着《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》(GB28010-2011)研究。

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曲先生家中一套让他得意的“非洲花梨”,被懂行的朋友说是假货。

      “据我了解,《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》是国家强制标准(下称‘国标’),里面对红木家具的各个种类都有介绍,我想看看这‘非洲花梨’到底是不是红木。”

      他找遍红木“国标”中规定的5属8类33种木材中,“非洲花梨”并不在其中。

      非洲花梨木学名是花榈木,是红豆树属,其密度比较松软,达不到“国标”中的红木标准,只能叫作亚花梨。

      感觉上当的曲先生想去职能部门投诉,但却一时找不到相应证据。“买的时候,商家只口头告诉我这是花梨,是红木的一种,没有任何产品文件。”

      按照2013年2月1日实施的“国标”规定,商家在出售红木产品时,应向消费者出具产品使用说明书、红木家具产品质量明示卡、产品合格证,即“一书一卡一证”,三者缺一不可,否则即是违反国家强制性标准。

      桂林市质监局稽查局副局长田广晖表示,“一书一卡一证”是红木家具的身份证明,其中“一卡”被称为红木家具的“身份证”,上面会标明产品的具体种类、学名,具有唯一可识别性,产品是不是红木可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  但实际上,这样的规定在本地红木家具市场几乎是一纸空文。

      3月底,市质监部门对全市多家红木市场进行专项检查,10余家红木家具商家仅一家能够完全出示“一书一卡一证”。一些商家出具的身份证明材料不齐全,还有一些商家销售的产品没有任何证明材料,理由多是“弄丢了”、“厂家没有寄过来”。

      3月29日,记者到中山北路某家居商城“逛”红木家具。

      在一些红木家具店,产品标签上多是“紫檀”、“酸枝”等俗名。记者要求查看一些红木产品的“身份证”,有商家先是表示“不知道”,后又称购买之后就可以看;更有商家直接表示“证书到处都可以制作,没有用,要证书可以直接找印刷厂印刷”。

      在其中一家红木家具店,一位女老板拿出了一张空白的红木产品质量明示卡说:“你想填什么材质就填什么材质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  市质监部门的工作人员透露,正规厂家的“一书一卡一证”一定会随产品发出,如果商家拒绝出示,那产品很可能有问题。“可能是小作坊做的,或者是材质与商家宣称的不一样,怕出示了以后被消费者发现”。

      此外,还有一些红木家具商家还会要求厂家不要为产品填写“身份信息”,而由商家填写。厂家出于销量考虑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  “迷”人眼的混乱材质

      桂林人有句老话——— “买的永远没有卖的精”,这在红木市场尤为适用。即便精明的消费者能拿到红木产品的身份信息,也不一定能躲过商家的“陷阱”。

      在“国标”中,红木家具确定为5属8类33种。5属即紫檀属、黄檀属、柿树属、崖豆属及铁刀木属。8类则是以木材的商品名来命名的,即紫檀木类、花梨木类、香枝木类、黑酸枝木类、红酸枝木类、乌木类、条纹乌木类和鸡翅木类,33种则做进一步细分。

      前几年,很多进入红木市场的人,都晓得越南黄花梨冒充海南黄花梨的“板路”,但随着“海黄”材质的减少和价格飞涨,更多的商家把目光投向了一些“平价红木”。

      近两年来,一种被称为“老挝红酸枝”(学名交趾黄檀)的红木家具走俏高端市场,一套沙发7件套售价可达20万元至40万元。

      在市木材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,针对这种材质的投诉案例近期明显增多。

      去年8月,有市民订购了一套“老挝红酸枝”,产品明示卡上写的的确也是“红酸枝”。但经过这家木材检测机构专家检测,此成交价超过30万元的“老挝红酸枝”用料仅为3万元/吨的巴里黄檀,而不是价格在25万元/吨左右的交趾黄檀。

      全国木材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、林业专家许斌研究木材40年,他的案头放置着各种木材样品,其中很多都是别人拿来鉴别真假的。

      许斌说,“除了巴里黄檀、还有奥氏黄檀、微凹黄檀,与交趾黄檀材质、品相相近,如果做成成品,肉眼要区别起来就很难了。”这三者同属于红酸枝木类,也都是红木家具,只不过价格千差万别,如果商家告知或者明示卡上只写“红酸枝”,消费者根本无从辨别。

      类似这样的“偷梁换柱”,在红木销售市场屡见不鲜,甚至用不同种类的材质冒充“红木”,也成为了潜规则。

      3月29日,在北门一家红木家具店里,商家正向顾客推荐几款“非洲酸枝”产品,沙发6件套售价在四五万元左右。商家介绍,“非洲酸枝”是红木家具中价钱较实惠的产品,所以买的人不少。

      许斌说,现在市场上销售的“非洲酸枝”难寻真品。“真正的非洲酸枝是指黑黄檀,属于黑酸枝木类,多产于非洲东部,但现在市场上多为非洲的铁木豆类冒充。”

      虽然两种材料都产自非洲,但价格相差悬殊,黑黄檀每吨售价1.8万元至3.8万元不等,而铁木豆类每吨售价不足万元,“这里面的价格差让假产品充斥市场”。

      而在红木市场,能以假乱真的产品还远不止一类。

      记者在环城南二路附近一家红木家具店看到一款“小叶红檀”沙发,标价59600元。而据介绍,这种“小叶红檀”根本不属于“国标”中的红木。其他如“巴西花梨”,其实际上是古夷苏木,也非红木范畴。

      “有些商家有意无意地混淆这些概念,让消费者造成买到了红木的印象,实际上买到的却是别的产品。”市质监局稽查局副局长田广晖说。

      挤不完的价格水分

      产品以次充好、以假乱真搅乱了红木市场,缺乏专业知识的消费者只能以价格区分好坏,“贵的或许就是好的”成为了不少人衡量产品的重要标准。

      但除了材质的混乱外,红木家具市场的价格水分不是一点点,其中的猫腻也多不胜数。

      市民黄女士去年底准备购买一套红木家具,逛完商场后,发现各商家所售的红木价格差异特别大,让她感到非常疑惑。“逛完商场我在网上查询了一下,发现红木家具的差价非常大,我很怕上当。”至今,她还不敢下手购买红木家具。

      据记者走访,目前市场上销售的一套红木沙发,单价多在4万元至8万元不等,多为紫檀、酸枝、鸡翅木等品种。

      记者选择其中一套“刺猬紫檀”沙发6件套来做对比(售价4.5万元左右)。在国内一家知名的红木品牌商家官方网站,一套“刺猬紫檀”沙发售价不到3万元,在京东、淘宝等电商网站,类似的品牌商品售价也只有2万多元。

      此外,在市内的一些家具市场,红木家具商家都表示,如果介绍客户来购买商品,可以给出8到10个点的回扣,以一套5万元的红木家具来计算,光回扣就有四五千元,商家的利润空间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  不仅线上和线下的商品价格差距悬殊,商家一些隐秘的经营手段更是不为人知。

      浙江东阳是国内最著名的红木加工生产地之一,目前桂林市场上多数红木品牌经销商的产品也多出自于东阳。

      但据了解,在市场火爆的情况下,当地很多小厂、小作坊、外行也跟风做红木家具,很多企业不成熟、工艺要求也低,产品质量鱼龙混杂。

      一位在市内曾长期经营红木家具的人士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:“有些本地的经销商一个款式要进10套货,他从东阳的大厂要1套,其他9套都从小作坊要,结果卖给消费者的永远是那9套,另外一套只是在店里吸引顾客,让你觉得买到的是正品。”

      除了商家“鱼目混珠”的手段,一些生产厂家也在想方设法地降低成本。

      全国木材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许斌说,一些商家用贴皮料、夹心料,外面是真料,里面不是;或者看得见的地方用好料,看不见的地方用边角料,甚至把贵的木料和便宜的木料混在一起使用。而根据行业标准,边角料不能用于红木家具生产。

      同时,对非常讲究“榫、雕、磨、涂”等传统工艺的红木家具来说,一些小厂家利用机器作业,降低成本,比如传统工艺“榫、雕、磨、涂”的地方却用上了粘合和螺钉等。

      “同是一套红木家具,机器生产至少要比传统手工便宜30%以上。”许斌说,这属于厂家和销售者之间的秘密,其中的价格空间双方心知肚明,蒙在鼓里的只有消费者。

      不好走的维权路

      这几年,原本动辄数十万元、上百万元的红木家具价格开始跳水,进入了一些普通市民家中,很多人以家中有红木家具为生活品质提高的标志。

      一旦买到以假乱真、以次充好的“伪红木”,消费者将会承担巨额经济损失。同时,维权的艰难也会让人不胜其烦。

      2013年,一位消费者在城北一家大型商场花3.9万元购买了一套“刺猬紫檀”红木家具,请专业人士到场进行过鉴定,他还小心地在订购的产品背后留了记号。

      等一个月后送货之时,这位消费者这套产品背后的标记却不见了。“实际上是商家换了一套送货,经过检验送来的是安哥拉紫檀(非红木)假冒的。”而原本消费者看中的那套家具,还安安稳稳地摆在店里。

      这起纠纷处理了很长时间,商家最终换了一套真的“刺猬紫檀”给这位消费者。

      更多的红木家具消费者却没有这样幸运,维权相当困难。

      市工商局城北工商所所长潘绍行介绍,去年该所曾接到一位消费者的投诉,他从商场买了红木沙发、茶几等,运送回家后发现红木家具有问题,向工商部门进行投诉。

      “要证明其有质量问题,取证很困难,还需要专业的质检报告,这样的鉴定对家具还具有破坏性,所以我们处理起来很困难。”潘绍行坦言,一些购买了红木家具的消费者来咨询之后,发现维权过程繁琐,多数都打了退堂鼓,转而去与经销者协商,但这样的协商往往都以消费者的妥协而告终。

      市质监局相关负责人则表示,地方质监部门缺乏相应的技术力量和专业人才,对庞大的红木家具市场目前还难以形成全方位的监控。下一步将加大对经销者执行“国标”的检查力度,确保红木家具做到规范“一书一卡一证”,对违反国家强制标准的商家将进行处罚。消费者遇到质量问题,可以请专业机构进行鉴定,作为维权依据。

      据了解,目前桂林只有市木材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具有专业质检资质。2014年,到木材质监站进行木料检验的约有40例,“有大半都是消费者买了实木家具、工艺品后,怀疑材料有问题来检验的,其中不少是红木家具。”但检验所要花费的数千元费用,以及检验可能对家具造成的损坏,也都需要消费者仔细掂量。

微信朋友圈分享

关注国投公众号

红木藏品的上门评估

我已阅读并且同意本站的用户协议

活动公告

更多

国投红交所

京ICP备15058516号-1  国投红交所版权所有 Copyright@2015

电话:400 880 6000 微信号:aratpt  微博:国投红交所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成寿寺路城外诚中式古典家具馆5层国投实创

欢迎光临国投红交所